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我的最美乡愁

来源:泾县文明网   时间:2018-02-20    点击量:1059 次  

如果说,不离开家乡,你就永远不会理解那份炊烟袅袅的乡情;如果说,不离开故里,你就永远不会懂得难以割舍的乡愁。什么是“乡愁”?曾经,乡愁对我来说是孩童时代牵牛吃草的一脉青山、是夏日中供我嬉闹的一方绿水、是家里饭桌上的那碗热腾腾的面条;后来,乡愁是故乡村口那颗老银杏,还记得送我当兵时奶奶在那棵树下久久挥手的样子,还有电话那一端家人熟悉的声音;而现在,乡愁于我,又有了另一番含义。

2013年的秋天,刚刚大学毕业的我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军装。泪别故乡后,踏上了开往军营的列车,沿着长江逆流而上,来到了天府之国——四川,开启了我军营征程。离开那天,我回首望着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家乡,看着逐渐年迈的父母,还有和我一起成长的好伙伴,怆然涕下。尤其是那一缕缕炊烟,在晨光里熠熠生辉,渐渐朦胧了我的视线,可就是那一刻,却永远印在我的心里,烙在我的脑海里。走的再远,飞得再高,也不会忘记,那才是我心灵休憩的地方,那才是我的家,因为,那里有永远难以忘却的乡愁。

刚进新兵营,还不被允许使用手机,但每个新兵班都有公用电话,需要插手机卡的那种。每个周末,新兵战友们都会挨个排队给远方的亲友们打电话一解相思。而我,则会悄悄的待在一旁拿着报纸假装看报。不是不想家,不是没有思恋,而是怕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会让自己情绪沦陷。乡愁,是那部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电话啊!于是,训练结束后我常常坐在窗前望着营房外的炊烟发呆。每见炊烟升起,总会想起家乡和村庄,想起那些山山水水,想起那些劳作的场面,想起我的好伙伴,想起炊烟袅袅的乡愁。茂密的山林、流淌的泉水、成垄的庄稼、熟悉的亲人、稻草味的寒舍,还有母亲灯下的缝缝补补,都会一幕幕地闪现在我眼前。这才知道,乡愁,这一切都是挥之不去的,都是我人生当中,最难以忘怀的厚重画面。而我,则会带着它永远行走在路上。

新兵班长是“过来人”,岂能不知我的心?一次训练完,夜深了,他陪着我,漫步于训练场上,意味深长地说:“现在,你想爹娘,想家,这只是短暂的。等有一天脱下军装你会发现,在你的心里还有一个第二故乡,那就是你脚下的这座军营。到那时,你会无比想这里,想这里的每一个人。”

当时年少,哪里懂得班长的话中之意。只是片面地以为,他在做我的思想工作,鼓励我安心服役。大概三个月之后,我适应了军营生活。每当夜深人静想家时,总会拿出纸笔,抒发乡愁。站岗时,矗立在哨位上,抚摸钢枪,仰观冷月,那一缕缕铺天盖地的乡愁,就在那明晃晃的月光里,就在那冷森森的枪刺上。

军营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两年过去了,到了退伍的日子。跟入伍时一样,我也在一个萧瑟的秋天离开了军营。告别军旗后,我向战友道别,摘下领花,卸下帽徽,脸上挂着泪水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躺在母亲为我精心准备的床上,本想睡个安稳觉,却碾转反侧夜不能寐。我失眠了——脑子里全是老部队、老战友,还有那九五式自动步枪明晃晃的枪刺、那一轮哨位上的冷月、那部新兵班里的电话机……

本以为,脱下军装回到父母身边,再也不会思念故乡,那份浓浓的乡愁会戛然而止。谁知,在离开军营后的第一时间,又一份新的乡愁不期而至。只不过这次,思念的对象变成了曾经的营房、并肩过的战友、熟悉的训练场。军营,已经变成了我回不去的第二故乡。第二故乡,一个独属军人的庄重词语,始终镌刻在心里,多年来,从未褪色,永不褪色。


乡愁

是孩童时代的绿水青山

是梦里老家村口的那棵杏树

是窄窄的巷口、颠簸的土路

是春天的小城、热闹的集市

乡愁

还是我当兵临别之时

村口的那棵老旧杏树

是奶奶头上那缕风中的白发

是电话那头年迈父母的叮咛

乡愁

也曾经是夜半无眠时的那一杯浓茶

是部队集合时南腔北调拉歌的热闹

是亲友们从老家寄来的各种土特产

是登高远眺、江水东逝时滚滚热泪

是我除夕夜站岗,紧握钢枪,仰望夜空和万家灯火时的  

深情呼唤


而如今,乡愁是深秋时那飘扬的落叶

捎着我眷恋的诗行

带着一个退伍军人对第二故乡的思念

一路向西,向西……



杜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