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泾川时评]端午佳节话孝道

来源:泾县文明网   时间:2017-05-28    点击量:914 次  

儿时背诗是为应付老师的检查,真正读懂的甚少,不过,唐诗宋词因此烂熟于心,这是它的功劳。

端午佳节来临,我想起了王维的诗——《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信手拈来的还有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两首诗旨趣一致:游子怀乡;诗人写诗的情境也是一致的:初出茅庐,谋求功名,世事难料,处境堪忧。在通讯和交通都极不发达的唐朝,佳节之际,不可能千里传音,与亲人互诉衷肠,更不可能飞身回到亲人身边,亲昵相伴,因此才“倍思亲”。更重要的是,农耕社会都是举族而居,以孝治家,父母在,不远游,儿女侍奉父母以尽孝道。远游的除了才子还有谁?这份“倍思亲”是真挚而且沉重的。“倍思亲”因为不能承欢父母膝下;“倍思亲”因为不能尽孝父母。才子都是豪情万丈的名人、能人,忠孝两难之际,不能小儿女般的流泪,更不可能耍流氓——骂娘,他们只能含蓄委婉地表达内心的情感,诗是含蓄的,所以用诗,诗因此成为名诗。因为,百善孝为先是中华民族的5千年文明的精髓。

在社会生活节奏渐快的今天;尤其是人与人之间距离渐渐遥远的今天,父母与子女相处异地已是司空见惯了,承欢父母膝下尽孝道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佳节之际,给父母打打电话,表达思念情绪可以,利用假期陪父母游山玩水更好,了却了相思之苦,又丰富了父母的生活内容——锻炼他们的腰腿,开阔他们的心胸。

如果是身处一城的周末亲人,应该常回家看看,那么,是刷刷筷子洗洗碗;还是提着两个耳朵,张着一张嘴去看父母呢?

人活着就是一个心情,古语: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父母辛劳一辈子,只争一个理:儿女能孝敬,顺他们的心意。心意畅达,老怀安慰,也就体健步轻,病疼减少,提高父母的生活质量就是尽了孝心。我们还可以与父母沟通,按照父母的意思去安排活动:聚餐、野炊、游戏、娱乐。大多数的父母是喜欢聚餐的,儿孙绕膝、其乐融融,如果自己亲自下厨,整一桌丰盛的酒菜,那更是教育子女活教材。

说到孝,我不禁想起另一个传说:端午节是为纪念东汉(公元23--220年)孝女曹娥救父投江。曹娥是东汉上虞人,父亲溺于江中,数日不见尸体,当时孝女曹娥年仅十四岁,昼夜沿江号哭。哭了十七天,心痛难忍,在五月五日这天投江,五日后抱出父尸。一传十十传百,继而相传至县府知事,令度尚为之立碑,让他的弟子邯郸淳作诔辞颂扬。自此,每年五月初五,人们都自发纪念这个孝女,希望儿孙都能如曹娥一般至诚孝顺。

当然,这种尽孝的方式是愚昧的。


当今社会,科技发达,文明之风昌盛,我们不主张愚昧尽孝。但食品安全问题、交通隐患、污染问题不断地袭扰着大众的生命健康,父母年纪渐老,他们的身体抵抗力较弱,我们一定要尽我们的能力做好本职工作,社会风正气清,才会有蓝天白云,才会清青静净,才能保家庭平安,这是大孝。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追求的大孝,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孟子在2千年前就已经说过的。(陈海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