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最后的窑匠:坚守中的期盼

来源:泾县文明网   时间:2016-07-26    点击量:1023 次  



在泾县琴溪镇,曾经有这样一群传统手艺人,他们以制作生活所用的陶器为生,因盛极一时的制陶业而兴建了一个以“陶窑”为名的村落。然而,时过境迁,制陶业慢慢衰落,陶窑村的手工匠人纷纷转行,如今村里也只剩下8位平均年龄超过70岁的老人在苦苦坚守。7月初,记者来到这几位老窑匠所在的陶窑厂,感受这项历史悠久的技艺,了解目前手工制陶的现状和期许……



昔日曾经鼎盛的时代

一座四面透风的老院落,框架裸露,瓦片斑驳,寒酸陈旧。在泾县琴溪镇陶窑村老人的指点下,记者来到了这座已经有着百年历史的窑厂。

院落里随处堆叠的大大小小、落满灰尘的陶器,仿佛在诉说着窑厂的历史;作坊墙角边,因质量原因被丢弃的形状各异的罐子水缸,像在默不作声地叙述着制陶人的艰辛和制作技艺的严苛。

“古法制窑已经有千年历史。”窑厂的主人王玉林指着依山而建的窑炉告诉记者,这里就是宣州古窑址的遗迹,唐、五代时期的古人便在这里从事制陶业,目前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在他的带领下,记者看到村西南200米处的龙山脚下,面积数百平方米、厚度超过半米的碎陶器堆积地很显眼。他说自己的父辈就曾告诉他,这些碎陶片自父辈们出生就已堆积在这,可见历史的久远。而在该村虎容山坡上,总面积达1。5万平方米的碎陶堆积地更是让记者吃惊。

据了解,这样大面积的堆积正佐证了百年前制陶业的兴盛。“好的产品从青弋江走水运,销往全国各地,有瑕疵的陶器则被直接丢弃到这里,不复使用。”王玉林解答。

在陶器鼎盛期,琴溪镇陶窑厂的产品曾远销广东、福建、台湾等地。“七十年前,琴溪陶器还没有出窑,订货的人就要提前一年订货。”村里90多岁的老人回忆着曾经的辉煌。

“窑厂出产的产品,是操办婚庆等大喜之事时高档实用的礼品,家家户户以用我们厂的产品为荣。”说起三十年前事,王玉林眼里闪烁着激动,然而这对目前的他来说,已经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



8位老人坚守的老窑厂

琴溪陶窑厂,几经流转,原本的合伙承包人大多散去,最后只剩王玉林一个人留下。窑厂曾经二十多个作坊,不停歇工作的景象,如今也只剩四间作坊在轮作运转。数百人日夜制陶的场面已经褪去,只留下了8位老人从事制陶业。

皮肤黝黑,双鬓稀疏,白发苍苍,是记者对这几位老人的印象。但制土、炼土、上釉一气呵成的动作,却和他们的年纪丝毫不相称。

“手工做陶业,我心里明白一直在走下坡路。”69岁的刘祥林一边快速旋转转盘为容器定型,一边告诉记者:“现在的人生活用品都讲究新鲜,老物件入不了年轻人的眼喽。”

在和泥巴打了半辈子交道的他眼里,论生活用品的实用、精美程度和人文气息,手工打造的陶器当仁不让的排上第一。“年纪大了,手艺却没丢。”刘祥林对自己技艺十分自信,他说论做工的细腻程度,自己比机器打磨的还要精准。

诺大的作坊里,几名老人零散着分工合作,显得环境更加空旷。

“以前我们窑厂人可多了,人挤人。”64岁的王玉民将刚捏好的手工陶胚搬到阴凉通风的处晾干。他看了看身后空荡荡的转轮位,叹了一口气。原来的作坊里,每个转轮位都是一人一岗,在供不应求的销售情况下,工人们还被迫起早摸黑地加班做陶。

采访中,8位老人一边拿捏着手里的陶坯,一边说:现在的陶器一般销往江苏、上海,效益算得上不温不火,勉强维持生计。但制陶技艺向来是心口相传,在这方面不能算经济账,做陶的手艺说什么也不能丢,否则对不起祖祖辈辈工匠师傅们的代代相传。



土与火炼淬的艺术品

在陶窑厂外的空地上,正是整个厂的“泥土加工地”。只见几位老人正合力将陶泥土和高龄土搅拌过滤,并晒干。

在成品区,记者看到脸盆、茶壶、水缸、碗、茶杯、花盆、家庭摆件种类繁多,陶器上雕刻的花鸟虫鱼等花纹活灵活现、精美非凡。

“做土、制坯、雕花、晾晒、装窑、烧窑、刮底,一件陶器需要60多道工序。”王玉林介绍,虽然步骤繁杂,但完成这些工序的吃饭“家伙”却并不多。一个轮盘、一盆水、一把尺、几把雕刻刀就是全部。

随后,他随意拽出一段泥土,放置于轮盘上。双手打湿,一边转动发出轮盘,一边浇水淋湿泥土,揉搓、抚摸、抹平,不到15分钟,一个简单的盆状泥坯就做好了。等阴干晾晒后,就可以进进入窑洞,经过5天6夜的高温烘烤,陶盆便正式形成。“从泥巴到成品,一般要经过1个多月的时间。”王玉林介绍。

问及哪道工序最辛苦,窑匠汪金桃直呼:“烧窑”。原来,烧窑窑口的直径只有1米,人想进入必须猫着腰,或者弓着身。为了让窑内摆上更多的陶器,窑匠们必须事先将所有的陶器像“套娃”一样,大的套小的,一个个套起来。

并且烧窑的火候控制也是实打实的技术活。陶器进入烧窑洞后,水分蒸发会发生细微的啪啪声。窑匠便会根据声音来控制火候。待声音全无,才可打开窑洞透气。“热气得慢慢放,性格急的人可做不来。”汪金桃笑着说,热气放的稍稍快一点,陶器就会爆炸。

期待制陶再续生命

谈起手工制陶的生命力,8位老人面色有些黯淡。在他们看来,制陶这门手艺现在不赚钱,入门难、工作环境差,年轻人也不愿意从事,担心这门手艺的“接力棒”没人愿意接。

为了支撑陶窑厂继续经营,记者发现厂作坊里有一处贴着“拍照30元”的字样。问及原因,老人们不好意思的说,窘迫之下才出此下策。如果没有钱,窑厂又会像以前那样继续倒闭。现在一些摄影爱好者会慕名来拍照,无奈想通过这样的办法弄点收入。

不过老人们还透露,自从打了收钱的招牌后,并没好意思主动收过钱,他们毕竟在村里有些脸面,是有着过硬手艺的工匠。“我们一直是靠手艺吃饭的。”老人们不停地喃喃自语。

为了将这项古老手工艺延续下去,琴溪县政府也一直在做努力。

今年初,为了更好地发扬古窑址文化价值和研究价值,琴溪镇新元村于在去年9月将该村明末清初时期的一幢古建筑进行维修,改建为古陶瓷展示馆。门庭装饰均采用陶窑厂制作的大缸和古砖瓦铺就,馆内用铜灯、古板装饰,风格古朴,融合了陶艺文化元素。记者看到陈列馆占地300平米左右,里面对我国各个时期的陶瓷进行了展示和介绍。并且整个陶艺馆周边停车场、公厕等附属设施十分完善。

另外,为了迎合现代潮流,陶窑厂外200米的地方还新建了一处适合孩子、年轻人的陶艺吧。游客来到陶艺吧后,可以自己体验、制作富有创意和现代气息的陶瓷作品。

记者从王玉林那里了解到,目前他还少量接了些“私人订制”的小单。因为还是试验阶段,所以没进行收费。有兴趣的人,可以直接告诉他想要什么样子的陶制品来进行来样定制。“想延续陶窑的生命,出路在于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加入新型的元素,创新工艺制品。”王玉林想通过自己的尝试,让印有“泾县琴溪镇陶窑厂出品”字样的陶器能走得更远些。(鲍锋 刘畅 汪辉)

陶业,别开生面会有时

琴溪陶窑,据考证其属于古宣州窑的青釉窑系,其流传至今日,仍有小部分在不间断生产着,实属不易。

然而,昔日陶窑的繁华早已凋零:“‘以前我们窑厂人可多了,人挤人’……64岁的王玉民看了看身后空荡荡的转轮位,叹了一口气。”如今的陶窑厂,只剩下一些像王玉民这样的老人在坚守着。

陶窑往昔的繁华虽然不在,但,它能生存至今,就说明市场还是有需求,虽然这需求量不大。可以说,这是琴溪陶窑能生存至今的首要因素。当然,对于一些自小与古窑长期为伴的老人来说,古窑的一瓦一片一砾都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感,也正是这些情感的维系,才让这些老匠人能一直坚持下来,几十年默默地守着这个古窑,让泥在火的淬炼中升华。但是,现实终归是现实,这个社会发展的脚步太快,古窑的生存也越来越艰难,市场也越走越狭窄。如今,住在城里的人已很少有买这些陶窑的,只剩下一些居住在农村僻远地区的人家买来用于腌制蔬菜或盛水之用。

那么,如此古老的陶窑又如何挽救它,能不能让它重新焕发生机抑或华彩转身?

笔者以为,让其恢复到古代宣州窑鼎盛时代是不现实的,因为市场决定一切,不妨顺其自然。当然,可以融入一些现代元素,多拓宽思路,多条腿走路。我们看到,当地政府已经在做了:发掘古窑址文化价值、建古陶瓷展览馆、建创意陶巴等,王玉林甚至还通过自己的尝试,接洽一些“私人订制”的陶制品……随着这些思路的不断调整,多条腿走路方式的创新,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古老的琴溪陶窑很有可能以别开生面的样子以另一种方式走入你我的生活。(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