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御筵上的规矩发

来源:泾县文明网   时间:2016-05-06    点击量:2127 次  

人生而守礼,礼是社会行为规范。《礼记·礼运》说:“夫礼之初,始诸饮食”,揭示了礼仪制度和风俗习惯始于饮食活动的道理。在社会化的饮食活动中,食礼逐渐形成,食礼在祭祀鬼神的活动中显得庄严肃穆,在君臣老少的饮宴中显得井井有条。最严谨的食礼往往出现在御筵上,与宴者要遵守很多的规矩。在古代宫廷筵宴中,座次的排定及宴饮仪礼是非常认真的,有时显得相当严肃,有的朝代帝王还曾专门下诏整肃,不容许随便行事。

汉代初年的一次礼制改革,主要便是围绕宴礼进行的。刘邦即位后,群臣饮酒争功,喝醉了就大呼小叫,甚至拔剑生事,他这个皇帝当得很不踏实。于是叔孙通请制为礼法,“采古礼与秦仪杂就之,”要让皇帝的威严得到充分体现。叔孙通为儒者,本为秦时博士,后来归降刘邦,仍然做他的博士。他所创制的一套诸侯王及大臣朝见皇帝的礼法,在君与臣之间划出一条明显的界线,由此形成的君臣观念一直延续了两千多年。

叔孙通礼法的具体内容是:皇帝坐北高高在上,文官丞相排列殿东,而列侯诸将排列殿西,两相对面,文武百官“莫不振恐肃敬”。饮酒有酒法,陪侍皇帝饮酒的人,“坐殿上皆伏仰首,以尊卑次起上寿”。在一旁还有专事纠察的御史,发现有不按礼仪行动的人,马上要撵出宴会场所。如此一来,“竞朝置酒,无敢喧哗失礼者”,乐得刘邦连声说:“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他当即提升叔孙通为太常,并“赐金五百斤”,以示褒奖。

受过朝廷筵宴这种严肃气氛感染的朝臣,有时甚至还把这谨严的朝仪带到家庭生活中。汉代上大夫石奋,年老退休在家,遇到皇帝“赐食于家,必稽首俯伏而食,如在上前。”在家里享用皇上的赐食,就像在皇上面前一样,恭恭敬敬,不敢造次。像石奋这样谨守礼法的朝臣,可能还有不少,而相反者亦不在少数,害得皇帝们也有寝食不安的时候,有时免不了亲自过问一下。例如《宋史·礼志十九》便提到,宋太宗淳化三年(992年),曾令有司“申举十五条”,对朝官上朝失礼行为进行了批评,其中就提及“廊下食行坐失仪”之事,并声明对再犯者要进行严厉惩处:那些吃朝廷免费午餐的官员如果太放肆,就要罚扣薪俸一个月,如果经过提醒还不改正,还有降职的可能。当然,朝中散漫现象不会因一两次整肃而完全消失,还得三令五申,不断敲警钟。所以十多年后,宋真宗亲自下诏批评朝中筵宴仪容不端的现象,事见《宋史·礼志十六》的记述:规定正式的宴会,令御史台预定位次,与宴者不得喧哗,还要派专人在宴会上巡视。在朝中参加一次宴会,在如此严密的监视下饮酒吃肉,确实很不自在。这时的礼与法已等同起来,不遵礼即是违法,谁都会知道还是谨慎为妙。

朝中筵宴,预宴者动辄成百上千,免不了会生出一些混乱,所以组织管理显得非常重要。史籍上有关这方面的记载并不太多,我们可以由《明会典》上读到相关的文字,可以想见古代的一般情形。如“诸宴通例”提到,明代朝中在宴会之先,礼部通知各衙门开具与宴官员职名,画好座次图悬挂在长安门示众。开宴时还要写职衔姓名,贴注席桌上。一般官员要等待大臣就座后,方许依次照名就席,不得预先入座。

我们现在的大型宴会,则是在请柬上注明应邀者的姓名和席位号码,简单明了。与宴者只要按照席号入座,一般是不会发生差错的。

(王仁湘)